<cite id="rpxhp"></cite>

    <address id="rpxhp"></address>

      <noframes id="rpxhp">
      <noframes id="rpxhp">

        <form id="rpxhp"><nobr id="rpxhp"><meter id="rpxhp"></meter></nobr></form>

        媒體關注

        諶容與花城

        來源:南方+ 發布時間: 2024-02-27 10:27:58

        在20世紀八九十年代,我認識不少勇于面對社會現實,在作品里深刻而又生動反映人們迫切而正當要求的優秀作家、編劇,諶容就是其中佼佼者。近日,驚悉88歲的她走了,悲從中來。當年我們與她的黑白合照已漫漶斑駁,我思緒萬千,她與花城出版社(以下簡稱花城社)那些鮮為人知的故事又涌上心頭。

        1.jpg

        諶容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刊登在《花城》雜志上的照片。作者供圖

        1986年金秋時節,諶容又一次南來羊城,時任花城社總編室副主任的我與幾位同事熱情接待了她。她穿著大方得體,笑容可掬,與我們談了出版小說《錯,錯,錯!》等公事后已是中午,當時花城社在大沙頭辦公,我們一起漫步進入綠意盎然、樹影搖曳、寧靜淡雅的東湖公園,在湖色氤氳、波光粼粼的湖畔餐廳共進午餐,湖鏡開顏,暢敘友情。我們對她說:“今年您剛五十歲,正是人到中年,來廣州一行很有意思呀?!彼矘泛呛堑溃骸皬V州來過,但金秋的廣州氣候宜人,心情格外舒暢?!?/span>

        2.jpg

        根據諶容同名小說改編的電影《人到中年》由潘虹、達式常主演。圖片源于網絡

        諶容是在1980年發表反映中年知識分子因在工作、家務兩副重擔下,超負荷運轉而仍忘我工作的中篇小說《人到中年》而轟動文壇的。小說榮獲第一屆全國優秀中篇小說一等獎,次年她又親自擔任編劇,將小說改編為同名電影,并榮獲第3屆中國電影金雞獎和第6屆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故事片獎,諶容本人也憑借該片榮獲第5屆小百花獎優秀編劇獎。當年我以花城社《影視世界》雜志記者身份采訪了主演中年醫生陸文婷的潘虹,她閃爍著那雙極其美麗又帶點憂郁的大眼睛對我說:“《人到中年》電影轟動全國,尤其是中年知識分子看得熱淚盈眶,作者諶容應立頭功啊,只有一身剛直氣才能寫出為民吶喊的好戲!”

        有年,諶容與《青春之歌》作者楊沫同來廣州,社領導蘇晨親自陪同,他們曾一同看廣州鎮海樓的旭日東升,一同朝拜有八百年歷史的佛山祖廟,還一起去了幾天美麗的海南島,在婀娜多姿的椰樹下,在舒心的陽光沙灘上,在藍天白云大海邊暢談文學和出版。

        3.jpg

        中為諶容,右一為作者。1986年秋攝于廣州東湖公園。作者供圖

        諶容在《花城》上刊發了不少文章,花城社也為推介她的作品做了很多工作。比如我就讀過蘇老當年為諶容發表在《花城》1987年第一期頭條的中篇小說《獻上一束夜來香》所寫的書評《夜來香的悲歌》。小說描寫58歲的李壽川花兩元無意買了一束夜來香,隨意插在20多歲女大學畢業生齊文文的辦公室花瓶上,引發一場風波的故事。蘇老筆力遒勁地寫道:“我見到了人間最壯麗的場景,莫過于勇氣和智慧與那種想扼殺或坑害它們的現實的搏斗?!碧K老還為諶容的作品參加全國文學評獎寫過推薦書,“惜才愛才”乃是當年花城社人創業的三大法寶之一?。。ㄟ€有兩個法寶是:“敢為天下先”和“發奮圖強開創新局面”。)

        4.jpg

        諶容發表在1987年第三期《花城》上的文章《并非有趣的自述》。作者供圖

        諶容從1975年開始發表作品,出版了長篇小說《萬年青》《光明與黑暗》以及多部小說集,她的創作經驗彌足珍貴,十分豐盈,但她卻不喜歡寫自己。近日,我翻看保存已37年的1987年第三期《花城》雜志,就見到了她的《并非有趣的自述》一文。文章開篇她就說:“關于我自己,什么也不想說,什么也不愿寫?!倍嗄陙硭钚性瓌t就是“謝絕采訪、謝絕上鏡頭、謝絕上封面、謝絕介紹創作經驗?!痹?981年歲末,諶容卻主動向《花城》編輯談起,想要寫一組關于童年的散文,并寫下了《賣豆腐的女人》《背柴的小女孩》《“我的家在東北松花江上”》《美人兒》等文,字里行間疊印著她很多的童年碎影。她本想將這組散文一直寫下去,但因忙于趕寫一個中篇,中斷了。在這篇文章里,她講述了和花城社的別樣情誼、文學創作的艱辛,今天讀來仍讓我感動。

        5.jpg

        1987年第三期《花城》雜志封底,介紹出版《諶容選集》。作者供圖

        一身剛直氣的諶容為知識分子吶喊已是眾所周知的事了,但人們很少知道她也十分關心個體戶這個弱勢群體。話說20世紀80年代初,陳俊年任花城社《旅伴》編輯室主任(后任廣東省新聞出版局局長)時,在《南風》報(此報當年由花城社與廣州市文聯合辦)上發表了一篇謳歌個體戶店主高德良的佳作《“太爺雞”與探索者》,著名文藝評論家黃樹森就撰文高度評價道:《“太爺雞”與探索者》是新中國第一篇寫個體經濟的報告文學。然而當時也出現雜音,有人攻擊陳俊年是因“雞髀打人牙鉸軟”(粵語俗語,指吃了老板雞腿為老板寫出來的文章),剛好此時諶容來廣州,耿直的《南風》報負責人李士非把此事告訴了諶容,一身正氣的諶容打抱不平:“能寫出贊美優秀個體戶的佳作,能為弱勢群體發聲,能支持政府的開放改革政策有何錯?我要親自去聽聽看看,掌握第一手資料更有發言權?!?/span>

        6.jpg

        諶容生前留影。圖片源于網絡

        于是那天李士非陪著諶容冒著傾盆大雨,來到面積不到兩平方米的高德良檔口,與他促膝交談,認真記下他的故事和建言。高德良看到大名鼎鼎的諶容冒雨來訪肅然起敬,動容地說:“我一定要更努力做個探索者,為發展個體戶事業打前陣!”諶容懇切地說:“你是改革開放珠水先暖的浪花。廣州個體戶發展了,就能解決更多人的就業問題,謀生渠道多社會才有朝氣。廣東個體戶和傳媒人就是敢為天下先,我一定把你的創業精神寫進我的作品?!焙髞?,高德良當選為三屆廣州市政協委員,也光榮入了黨。

        我讀過諶容不少灼灼其華的作品,她用真誠的態度審視時代,特別濃墨重彩刻畫女性的典型,她把對女性命運的思考提升至人類命運的高大視閾。文本成功塑造了不少命運各異的人物,體現了一位有良知作家的自覺擔當。

        (本文作者陳錫忠,系花城出版社前副社長、編審)


        欧美成人精品午夜免费影片,成人A级毛片高清全免费不卡视频,成人女人A级毛片免费软件,亚洲成人AV少妇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