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rpxhp"></cite>

    <address id="rpxhp"></address>

      <noframes id="rpxhp">
      <noframes id="rpxhp">

        <form id="rpxhp"><nobr id="rpxhp"><meter id="rpxhp"></meter></nobr></form>

        行業動態

        跨越山海,文學聯通內心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發布時間: 2024-05-20 18:00:00

        《九三年》《包法利夫人》《紅與黑》《高老頭》《茶花女》《三個火槍手》《約翰·克利斯朵夫》……這些作品猶如一顆顆璀璨寶石刻在了法國文學史上,同時在世界范圍內影響深遠。在上世紀80年代的中國,這批經典著作是一代青年人了解法國文學的橋梁,也是他們精神食糧的重要組成部分。


        在不久前播出的《我在島嶼讀書》中,作家余華分享說,他向兒子推薦過大仲馬的《基督山伯爵》和《三個火槍手》,兒子閱讀后為書中的精彩大為驚嘆。


        從法國到世界、從一代人的閱讀到代代人的閱讀,《九三年》等經典作品跨越山海,讓世界讀者在閱讀中心靈相通。


        一國的文學與世界的文學


        《三個火槍手》問世后,有句話廣為流傳——如果此刻在某個荒島上有個魯濱遜,他也在讀《三個火槍手》?!恫杌ㄅ烦霭婧?,被很多國家改編為影視劇、芭蕾舞、音樂劇,廣泛吸引著世界范圍內不同藝術形式的愛好者。


        “這些在世界文學范圍被論及的法國文學作品,都具有較高文學審美品質,擁有跨民族、跨國家、跨語言和跨時代的影響力,并且不斷有來自不同語言、民族和國家的擁躉,不斷地被討論研究,最終進入世界文學史寶庫?!兵P凰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袁楠說,一國文學與其他各國文學之間的交流,春風化雨般豐富和增進了本國與其他各國人民之間的理解融合。正是這些優秀的文學作品使人們相互理解、相互發現,獲得同情心和同理心。


        上海譯文出版社法語文學編輯、因翻譯《男孩》獲第十三屆傅雷翻譯出版獎的黃雅琴認為,19世紀的法國文學達到了一個巔峰狀態。這批流傳于世的作品就像是一片森林經過了億萬年的演化,已經變成了熠熠生輝的鉆石。


        經典總有其最核心的內容,那是可以跨越地域,抵達不同文化背景讀者內心的。黃雅琴以《包法利夫人》為例分析說,如果拋開故事發生的19世紀、法國鄉下的時間、地理背景,作品描寫的就是一個女性意識開始萌發,卻最終走向墮落與毀滅的故事。福樓拜的創作首先完成了對所處時代風貌的描摹,就像地質學概念中對每個時代地層的記錄。在此基礎之上,作家想要分析那個叫愛瑪的鄉村少女為什么會在社會與人性的裹挾下,走向悲慘結局。作品中的女性意識、對悲劇根源的探索都具有跨越時空、震撼各國讀者心靈的力量。


        “每個國家的文學都是其歷史、文化和社會變遷等多個方面的反映,它們共同構成了豐富多彩的世界文學,也對世界文學產生深遠的影響?!比嗣裎膶W出版社外國文學編輯室主任翟燦說,19世紀的法國文學,浪漫主義、現實主義、自然主義先后登場,涌現出雨果、大仲馬、小仲馬、巴爾扎克、司湯達、福樓拜這些耳熟能詳的大文豪,這和法國當時在歐洲乃至世界的影響力是分不開的。法國文學也廣為流傳,19世紀末,林紓與王壽昌合譯了《茶花女》,取名為《巴黎茶花女遺事》,此后大量法國文學被譯介到中國,對中國的文學發展產生了十分重要的影響。


        一代人的閱讀與代代人的閱讀


        隔著一個世紀,我們為什么還要讀那些作品?黃雅琴的感受頗有代表性。在談到雨果時,她情不自禁地說了兩句很美,“他的文字很美很美很美;那種噴薄而出的才華,真的是很美很美很美?!?/span>


        “我們說,雨果是19世紀最偉大的法國作家之一。但是喜愛他的讀者有時開玩笑地說,其實不加之一也沒關系?!秉S雅琴說,在文字的優美之外,雨果作品中對于人的憐憫之情、他的人文關懷精神具有穿越紛繁復雜的現實、直抵內心深處的力量。


        《悲慘世界》中,雨果寫的都是小人物,甚至是很丑的小人物。但他用一顆偉大而仁慈的心靈,歌頌那些社會最底層的、堅韌的形象。在雨果的如椽大筆下,卡西莫多、冉阿成為文學史上璀璨的存在。長得丑卻是最美的那個人,正是雨果在文學世界的剝泥見珠,讓世界讀者看見震撼心靈的美。


        19世紀法國文學經典作品的創作者各有其美。比如,福樓拜被稱為文體家。文學圈有“文學家不盡是文體家,文體家是文學家最高的榮譽”的說法,所謂文體家就是注重和講究文章風格的人。福樓拜文學創作中的修改導致了法語句法的某些改變。


        《包法利夫人》中無論是寫景、敘事、寫人,福樓拜皆能運用精細的筆觸,使其無不栩栩如生。是天生的才情嗎?不盡然。福樓拜曾在給友人的信中說,“我寧肯像狗一樣死去,也不肯提前一秒鐘寫完還沒有成熟的句子?!薄敖裢?,我又根據一個新提綱寫我那該死的一頁了,為這一頁我已經寫了四遍?!敝袊娫~中的“語不驚人死不休”“捻斷數莖須”都可以用在福樓拜身上。這樣寫出的作品怎會不創造出一讀再讀、代代相傳的閱讀?


        作家蘇童曾評價說,《包法利夫人》是一部包含人性弱點的百科全書,它幾乎不帶評判色彩地描述了一個女人在追求愛情和物質享樂時的可愛與可氣、激情與癡狂以及任性與墮落。這樣的作品又怎會不成為文學史上永恒的存在,穿越時間抵達代代讀者?


        “經典在時間長河中聯結著一代又一代讀者,構成了共同的民族和文化記憶,不斷產生精神世界的共鳴與理解?!痹f,經典作品一大特色是常讀常新,值得一代代人反復體味感悟。


        翟燦也談道,雖然每一代讀者在閱讀經典時,也會因為時代背景、文化環境、個人經歷等因素的差異,而產生不同的理解和感受。但這些作品中所探討的人性、社會、道德等主題,能夠引起不同代際讀者的共鳴,具有超越時代的普遍價值和深遠意義。


        經典閱讀之厚重與大眾閱讀之輕盈


        經典是厚重的。閱讀之后,其厚重體現在文本創新、文學價值。但閱讀之前,厚重也許表現為大部頭的外形,有些讀者可能為其形所“勸退”。


        心生畏難,怕耗費時間,怕啃不動,其實都大可不必。19世紀的法國,不僅文學進入了發展的巔峰時期,報刊業也進入了商業化發展階段。在這一社會發展背景下,《三個火槍手》等文學作品都是先在報紙上連載而后出版的。報紙連載小說是當時報刊社吸引讀者買報訂報的方法之一。那連載小說必須好看,還要有懸念。


        大仲馬的故事總是講的跌宕起伏。他曾說,歷史就是釘子,用來掛他的小說?!毒湃辍分?,大仲馬虛實結合的歷史小說創作手法影響了很多作家。真實歷史背景下的虛構故事讀來非常有趣。而他的《基督山伯爵》同樣影響了一代代中國作家。黃雅琴說,復仇和尋寶的故事本就可以跨域時光,戳到不同時代讀者的閱讀爽點,更何況作家在這部作品中把講故事的本領發揮到淋漓盡致的程度。


        很多人對經典作品的閱讀是在學生階段完成的。這也會帶來一種錯覺,碎片化、數字化時代,大眾讀者還在讀經典嗎?黃雅琴認為,大眾閱讀雖然相對缺少學校書單一般的推動或者約束力,有時覺得繁忙的工作中,眾人已經遺忘了那些留在文學史上、相對久遠的作家作品。但閱讀也如潮流一般,某一天某個話題觸動了讀者的“神經”,自然會鏈接到那些久負盛名、流傳極廣的文學作品。因為作品所承載的人性、道德與美的內核是大眾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他們不會被淘汰、不會被遺忘。這也是很多經典作品突然又火起來的原因。此外,上海譯文社推出的插圖珍藏本,讓經典貼近新時代,也讓閱讀更輕松。


        “經典作品與大眾閱讀相輔相成。經典培養出多層次的讀者,被培養出來的讀者則進一步識別經典、傳播經典。國家深入推進全民閱讀,也是致力于搭建經典和大眾的津梁?!痹f。


        多年來,鳳凰傳媒旗下譯林社基于變化中的市場和讀者需求,以對譯文進行系統重新修訂,打造經受市場考驗、享有良好讀者美譽度的版本等多種方式,讓名著煥發新的生命力,走近更多大眾讀者。


        人民文學出版社的“網格本”一直是讀者的“心頭好”。1958年,人民文學出版社即與中國科學院文學研究所籌組編委會,編選“外國古典文學名著叢書”等三套叢書?!巴鈬诺湮膶W名著叢書”后更名為“外國文學名著叢書”,是新中國第一套系統介紹外國文學作品的大型叢書,也就是讀者追捧的“網格本”。翟燦說,“一流的原著、一流的譯本、一流的譯者”構建起中國讀者了解世界文學的橋梁。


        出版人持續不斷地引進、出版、修訂,讓法國文學經典始終在大眾閱讀生活中。


        欧美成人精品午夜免费影片,成人A级毛片高清全免费不卡视频,成人女人A级毛片免费软件,亚洲成人AV少妇无码